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亚马逊决定拆分第二总部 批评者认为这就是个噱头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真是一出闹剧。

此前,亚马逊曾大张旗鼓地要在西雅图之外另设一个总部。周一有消息称,亚马逊最后计划将第二总部拆分设立在两个城市。消息一出,外界就立刻出现了这样的反应。Twitter 上,人们用“闹剧”、“弄虚作假”或“噱头”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整件事。

亚马逊的批评者对他们所谓的这场“诱饵交易”(bait-and-switch)感到非常愤怒。

致力于全面对抗零售商的非营利组织 Free & Fair Markets Initiative(自由与公平市场倡议)的罗伯特·B·恩格尔(Robert B. Engel)表示:“这让我大吃一惊。他们欺骗的不仅仅是那些候选城市,他们骗了我们所有人。他们甚至无法兑现对亚马逊以外的任何人都不公平的承诺。”

然而,从公司角度来看,事情似乎进展得相当顺利。

亚马逊会落户丹佛吗?或者说亚特兰大?那肯定是芝加哥喽?亚马逊第二总部的选址需求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是每个城市都踊跃争夺的对象。尽管亚马逊显然是决定了要在华盛顿大都会区和纽约市设立规模较小的业务部门,这两个城市一直都是最引人注目的候选城市。(亚马逊拒绝对此置评。)

在这场捉摸不定的游戏中,数十座城市向亚马逊表达了争取亚马逊选址落户的强烈意愿,毫无疑问,这些宝贵数据都将被亚马逊用来为公司的扩张服务。

西雅图大学伯利公司、法律和社会研究中心(Berle Center on Corporations, Law and Society)负责人查尔斯·R. T·奥凯利(Charles R. T. O’Kelley)表示:“我们看到,亚马逊正在发展成为一家总部虚拟化、业务遍及全球的公司。亚马逊不会把总部设在一个地方再搬去第二总部,而是会无处不在,正如人们所认为的那样。”

毕竟,亚马逊对于自身的命运有着这样的理解:就在五年前,亚马逊还只是自我标榜为应有尽有的百货商店,而亚马逊想做的却不止如此,而是成为一家包罗万象的公司。人们可以在亚马逊上选购食品杂货、观看亚马逊视频节目、在 Amazon Go 门店提取零食。亚马逊上有各类信息,人们可以通过它寻找管道工,还可以通过亚马逊的虚拟助手 Alexa 满足通讯需求。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

面对这样的雄心,“第二总部”,或者用亚马逊的话说,“HQ2”这个对于媒体、政界人士和地方政府而言极具吸引力的词汇,最终却没有多大意义。

奥凯利认为:“‘总部’是一个不具有技术性、与法律无关的术语,但在媒体上却如鱼得水。从各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次出色的公关之举。”

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金融学教授、从事过企业总部研究的王青海(音)对此表示赞同。

他表示:“公司总部,或者说制定决策的中枢部分,应该位于一个地方。十多年前,波音公司决定将总部从西雅图迁到芝加哥,但最终迁过去的人员仅有几百人。亚马逊是一家大公司,而且它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大的总部。”

  

纽约皇后区的长岛市区。有消息称,经过漫长的寻址过程,亚马逊计划将第二总部拆分设在纽约市的河滨街区和弗吉尼亚州的水晶城地区。图片版权:Stefano Ukma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段时间前,至少有一位专家已经意识到这场游戏会如何收场。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智库 City Observatory 在 1 月份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如果今年下半年亚马逊宣布设立不止一个第二总部,不要感到惊讶。”文章称,原因之一在于,“如果宣布落户单个城市、放弃其他参与竞争的城市,亚马逊就将在谈判中处于下风。”另一方面,选定多个城市能够帮助亚马逊在各方竞争中获利。

周一消息传开时,一些人为亚马逊失去真正实施变革的机会而感到遗憾,令人惋惜的不仅仅是亚马逊这家公司,还有第二总部所在的城市。

企业家斯科特·菲利普斯(Scott Phillips)提交了一份提案,计划在俄克拉荷马农村地区建设为亚马逊打造一座巨大的城市。他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正处于关键时刻,而亚马逊就是这些大企业中的佼佼者。现在是他们大胆思考的时候了,他们不仅要考虑自己的底线,还要思考如何在世界上做正确的事。”

华盛顿和纽约已经具备了大量的技术人才,这也理所当然地解释了亚马逊搬到这些地方的原因所在。菲利普斯感叹道:“亚马逊本可以把美国的一个新地区拉到‘富人’名单上,并在这一过程中开创大量的前景。”

从某种意义上说,即使亚马逊直截了当地详细宣布这一计划,两个总部的故事也还是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亚马逊在宣传材料中表示:“亚马逊第二总部将会是亚马逊在北美的第二个总部。我们预计将投资 50 多亿美元用于第二总部建设,并扩大第二总部,提供多达 5 万个高薪工作岗位。这将与我们当前位于西雅图的大本营旗鼓相当。”

相反,虽然最终结果还未正式公布,事情也可能临阵变卦,亚马逊的第二总部似乎可以与亚马逊宣称的无人机送货计划相提并论。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在 60 Minutes 电视节目中公布这一计划时表示,无人机将于“四五年内”实现送货。距今差不多刚好五年。

无人驾驶飞机还没有起飞,但关于无人机送货的通稿已经满天飞了。同样,亚马逊也通过寻找第二总部获得了大量的原始宣传。

亚马逊还获得了一些其他东西。

来自经常针对亚马逊的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的斯泰西·米切尔(Stacy Mitchell)表示:“在这出肥皂剧中视若无睹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但亚马逊最后会带着极其宝贵的数据从这场闹剧中脱身。亚马逊从竞选城市中学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城市未来的基础设施规划,而这些是城市公民都无从得知的信息。”

接着,她还说道:“亚马逊将在未来几年大量使用这些数据,因为它希望扩大自己的市场实力,并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待这场选址角逐。”

亚马逊一直在扩大市场力。比如近期的一篇例行新闻稿称:“亚马逊宣布在博蒙特(Beaumont)设立第十四家 Inland Empire 订单运营中心(Fulfillment center)。”订单运营中心是仓库的别称。Inland Empire 指的是洛杉矶以东的一片广阔地区。六年内在那里建十四座仓库称得上是一项壮举。亚马逊表示,它现在是该地区最大的雇主。

亚马逊喜欢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发布新闻。但总部的故事被泄露给了包括《华盛顿邮报》(贝佐斯名下)和《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媒体。对于一家擅长控制故事发展的公司来说,这是一次罕见的错误。

真正的故事是亚马逊的野心,这也是亚马逊始终不变的特质:时而隐晦、时而公开,但从未消失过。上个月,讽刺新闻网站 The Onion 的一段描述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推向了合乎常理的极致:

“在持续了一年多的寻址后,周五当天,当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向美国民众宣布地址时,一个巨大的穹顶从空中落下,将整个国家罩在其中。人们震惊地发现,他们现在全都居住在亚马逊第二总部。”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版权: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来源:好奇心日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